图片 1

图片 2

2016年6月12日,2016西泠春拍精品上海预展在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开幕,极为罕见的元代釉里红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也将在此次展览中展出,这件藏品曾为大阪美术俱乐部旧藏。釉里红始烧于元代,为高温釉下彩瓷器,是以铜料在瓷坯上绘制图案,再施以透明釉一次烧成。釉里红的成功烧制,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元代朝廷的工艺品制度。元代朝廷广募工匠,蒙元贵族喜好黄金制品,但不爱好瓷器,虽设置浮梁瓷局,但元代的官窑瓷器不像其他朝代那样突出。然而,为了获得的外汇,蒙元时期朝廷大量出口瓷器等工艺品,民间的窑口繁盛,其中尤以景德镇最为著名。在元代瓷器中,釉里红甚至比元青花更为罕见,国内文博系统所藏的元代釉里红大约在四十余件左右。《景德镇湖田窑考察记要》也中提到:釉里红瓷器残片我们在湖田窑元代遗存中仅发现两片釉里红瓷在元代生产得不多。元
釉里红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高:29.3cm;口径:7.6cm此次西泠上海预展带来的元代釉里为玉壶春瓶,最初作为酒器使用,这种器型在国内馆藏的元代釉里红中占比很高,多达十余件。玉壶春瓶名称见于唐代司空图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的诗句。玉壶春瓶以体量分大致可以作为两类:景德镇民窑制品和官窑。景德镇民窑的玉壶春瓶,以江西乐平两座平民墓出土的两件菊纹玉壶春瓶为例,透明釉乳浊,呈蛋清色,图案布局简单疏朗,运笔率性流畅,常发色暗红,带有较大晕散。景德镇民窑的釉里红,由于铜料的不稳定,常常出现晕染的效果。官窑釉里红,制作更为精细,器身修胎精致,接痕不明显,釉面光洁温润,有如玉质。红色虽有暗沉,却无大范围晕散。本此展览中的元代釉里红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口,无大晕染,全体花纹密布,是官窑釉里红难得一见的精品。从文献记载来看,浮梁瓷局在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陷入元末战乱,生产停滞,到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后,归朱元璋势力范围。明代建立后,方复烧釉里红器。传世诸多洪武釉里红瓷器,多有发色乌黑、晕散严重的现象,与此件比大为逊色,可见元代晚期景德镇技术工艺之高超。对比江西省博物馆藏青花釉里红堆塑四灵塔式盖罐与青花釉里红阁楼式仓带有后至元四年纪(公元1338年)年款,此件瓷器可能也属于元代晚期惠帝时代。本件元代釉里红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口沿内侧,在两条平行弦纹中,装饰缠枝纹带。外壁以最大腹径绘缠枝纹,两侧各有两条平行弦纹,分腹身图案为上下两部分,上部主纹作两只展翅飞天的孔雀,一雄一雌。雄雀顶生鸟冠,曲颈回转,挺胸握爪,尾羽长拖,欲将落栖;雌雀尾上头下,双翅收归,长尾并拢,穿梭滑翔。其余部分满工绘缠枝牡丹十三朵,腹身下部八个莲瓣纹,层次鲜明。景德镇浮梁瓷局的特异纹饰由将作院提供。该院下属机构分工明确,设有画局,专为御用瓷器设计制式图案和颜色。从瓷器的纹样来看,本件元代釉里红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是规格极高的官窑样式。

2016年6月25日-27日,西泠印社春季拍卖会将在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举行。届时,元代釉里红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将亮相拍场。拍品是大阪美术俱乐部的旧藏之物,曾出版于昭和十四年(公元1939年)四月大阪美术俱乐部《某家所藏品入札目录》中。

编辑:马玲玲

元 釉里红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

高:29.3cm;口径:7.6cm

来源:大阪美术俱乐部收藏

青花和釉里红同属高温釉下彩,可互为参照。现存元代青花十分罕有,釉里红更属凤毛麟角。釉里红:为瓷器釉下彩名品是在瓷坯上以铜红料制图案,再外施透明釉高温一次烧成。使用铜红料的彩绘瓷器开釉下红彩之滥觞,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即南宋灭亡前一年)元朝政府已在景德镇设置浮梁瓷局,招募全国各地能工巧匠,极大的推动了景德镇瓷器工艺的发展。釉里红作为新品种之一,创烧成功,走向成熟。

1929年英国学者霍布逊研究至正十一年青花大瓶,开启了人们对元代釉下彩的新认知。20世纪50-60年代,陆续有学者对元代釉里红进行分类断代。《景德镇湖田窑考察记要》中提到:釉里红瓷器残片我们在湖田窑元代遗存中仅发现两片釉里红瓷在元代生产得不多。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博物馆所藏元代釉里红器仅四十余件,大多为元代窖藏所出。

本件拍品口沿内侧,在两条平行弦纹中,装饰缠枝纹带。外壁以最大腹径绘缠枝纹,两侧各有两条平行弦纹,分腹身图案为上下两部分,上部主纹作两只展翅飞天的孔雀,一雄一雌。雄雀顶生鸟冠,曲颈回转,挺胸握爪,尾羽长拖,欲将落栖;雌雀尾上头下,双翅收归,长尾并拢,穿梭滑翔。其余部分满工绘缠枝牡丹十三朵,腹身下部八个莲瓣纹,层次鲜明,是典型的元代釉里红器。

而参考两件青花器,可知此拍品规格甚高。一件为国家博物馆所藏元代青花云龙纹玉壶春瓶,高29.8厘米,口径8.4厘米,底径9.9厘米,两者尺寸基本吻合,其口沿内侧以相同的笔法描绘缠枝纹,腹身主体装饰云龙纹,正是皇家官器的特征。另外一件是1977年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征集、现存通辽市博物馆的元青花孔雀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这件高29.5厘米,口径8.3厘米,最大腹径15.2厘米,底径9.4厘米,器口内圈作缠枝纹,外壁上方一雄一雌两孔雀,缠枝牡丹环绕,下方八个莲瓣纹,上下部分以双平行线的缠枝纹为界。除图案采用青花描绘以外,与本件釉里红器基本一致。两件描绘的孔雀图案,源自共同样本,两者画工用笔,在诸多方面皆如出一辙。由此两件青花器推断,这件釉里红玉壶春瓶是元代官窑之作。

在国内馆藏的元代釉里红中,玉壶春瓶有十多件,所占比例很高,可见是当时备受喜爱的器型。玉壶春瓶名称由来未有定论,唐司空图有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诗句,春在唐宋代指酒,玉壶春瓶最初应为酒器。本件拍品器身整体修长高挑,喇叭口,颈部细,腹身垂鼓,圈足不圆,外撇,体线犹如两个对称的S形,灵动柔美。

玉壶春瓶从体量上大体可分两类。一为景德镇民窑产品,另一类为官窑之作。景德镇民窑产品,以江西乐平两座平民墓出土的两件菊纹玉壶春瓶为代表。两件高大抵在21厘米左右,外形基本相同,侈口,束颈溜肩,腹下鼓,圈足外撇,不正圆,足底有釉。颈部、最大腹径、胫足相交处有明显接痕,透明釉乳浊,呈蛋清色。图案布局简单疏朗,运笔率性流畅,发色暗红,带有较大晕散,这是烧造时还原不完全和高温中铜容易挥发所致。这类景德镇民窑产品,在同时期同类型器物中,晕散釉色颇为常见。另一类为官窑之作,如本件拍品,高度在29厘米左右,器身修胎精致,接痕不明显,釉面光洁温润,有如玉质。红色虽有暗沉,无大范围晕散。图案繁密,满身而布。

据文献记载,景德镇浮梁瓷局的特异纹饰由将作院提供。该院下属机构分工明确,设有画局,专为御用瓷器设计制式图案和颜色。浮梁瓷局在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陷入元末战乱,生产停滞,到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后,归朱元璋势力范围。明代建立后,方复烧釉里红器。传世诸多洪武釉里红瓷器,多有发色乌黑、晕散严重的现象,与此件比大为逊色,可见元代晚期景德镇技术工艺之高超。江西省博物馆藏青花釉里红堆塑四灵塔式盖罐与青花釉里红阁楼式仓带有后至元四年纪(公元1338年)年款,结合至正款青花,可推测青花和釉里红成熟于元代晚期惠帝时代。此件釉里红玉壶春瓶就是这一时期景德镇烧造。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