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2016年6月12日下午三点,三角洲行动之大尾象一小时,没空间,五回展在广东时代美术馆隆重开幕。

2016年6月12日,由艺术家陈邵雄、梁钜辉、林一林和徐坦组成,并在九十年代活跃于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大尾象工作组,迎来了最新展览三角洲行动之大尾象:一小时,没空间,五回展。此次展览由侯瀚如、蔡影茜共同策划,是对大尾象主要作品、展览活动和现存文献的第一次回顾、整理和重现。展出的20件作品涉及装置、行为、影像和摄影等多种媒介,全部基于艺术家方案及纪录资料的重建,并在新的空间中再次组合。这种艺术家与其作品之间,作品与空间之间的对话和协商,明确地呼应了大尾象工作组长期以来既尊重个体,亦强调平等合作的组织方式。以下是凤凰艺术带来的最新现场报道及侯瀚如专访。

大尾象工作组由艺术家陈劭雄、梁钜辉、林一林和徐坦组成,九十年代活跃于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1991-1996年期间,大尾象在文化宫、酒吧、大厦地下层和户外等临时空间,自主组织策划了五回展览;1998年,他们在香港理工大学和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各举办了一次呈现工作组整体面貌和新作的展览;1998年之后,大尾象受到了各类大型国际展览的邀请,
工作组成员在第四届光州双年展暂停计划
第五十届威尼斯双年展之紧急地带别样:一个特殊的现代化实验空间第二届广州三年展中分别参展。

▲ 嘉宾合影

1990-2000年之间是珠三角当代艺术在其边缘性中酝酿出独特性的十年,这种独特性可被视为中国和亚洲爆炸性经济起飞、现代化和城市化的产物。全球化、商品经济、消费主义以一种自由开放的面貌深刻地改变着普通人的生活,一种特殊的、既非西方,也非中国的现代化模式在紧迫的经济发展需要和更新生活的欲望的驱使下形成并付诸实行。对这种复杂的现实有着切身体会的大尾象成员,从艺术家及艺术创作的自主性和合法性出发,自觉地萌生出对西方/中国、中央/地方、公共/个人、前卫/保守等现代性两极思维方式的抵制和思考。2000年后,大尾象甚少再以工作组名义联合参展,但其中的主要成员仍活跃于当代艺术领域,并投入到年轻艺术家的教育和培养之中。大尾象在此十年期间持续的活动及其后续影响,对珠三角当代艺术生态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他们提示艺术家即使在缺少外部支持的环境当中,仍然可以保持创造的活力。

▲ 展览策展人侯瀚如、蔡影茜致辞

三角洲行动之大尾象:一小时,没空间,五回展是对大尾象主要作品、展览活动和现存文献的第一次回顾、整理和重现。一小时引自梁钜辉1996年在广州某建筑工地电梯上实施的行为游戏一小时,
通过在城市公共空间中直接实施作品,大尾象以主动开放的态度演绎艺术家项目的临时性。没空间则对应大尾象1994年在广州三育路14号组织的第四回展,
展览标题没有空间来自侯瀚如的建议,既提示了九十年代当代艺术展示空间的匮乏,亦突出了艺术家自发展览的游击性质;五回展强调大尾象1991-1996年间在不同类型的非艺术空间中组织的五次展览,这五回展构成了本次时代美术馆展览的中心和基础。
较早关注观念艺术实践的大尾象成员,将时间、过程、非物质性等概念引入创作,并将展览及活动视作探索艺术与日常生活、观念与媒介物、观众与作品关系的实验场所。概念在展厅中直接成型,过程从街道延伸至酒吧,作品和行为向观众的参与开放大尾象在此期间的展览和活动,构成了种种一次性的时空关系。这些稍纵即逝的事件,打破了艺术和非艺术、精英主义与街头文化的排他秩序,为解读中国九十年代及其后去意识形态化的当代艺术及其社会政治语境,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和入口。

▲ 艺术家徐坦致辞

本次展览展出的20件作品涉及装置、行为、影像和摄影等多种媒介,全部基于艺术家方案及纪录资料重建,并在新的空间中再次组合。这种艺术家及其作品之间,作品与空间之间的对话和协商,呼应了大尾象工作组既尊重个体,亦强调平等合作的组织方式。一个个半开放的展示区域与文献的线性叙述互为穿插,以便于观众在作品观看和历史阅读之间灵活切换。展示空间中亦模拟了一个酒吧区作为公共讨论空间,用以展览期间的对话、研讨、新书发布和工作坊等周边活动。收录大尾象重要文献、艺术家对话和自述、过往及最新评论文章和完整作品图录的同名出版物,亦将于展览期间发布。

尽管此次展览三角洲行动之大尾象:一小时,没空间,五回展以大尾象1991-1996的时间线索及实践成果作为展览的主旋律,但面对从1986年开始穿针引线活跃至2005年如此庞大的历史脉络,我们更应该了解大尾象工作组于1990年成立到2005年所平行发生出的两条线索:一是,这数十年正是中国和亚洲爆炸性经济起飞、现代化和城市化的重要阶段;二,是大尾象这些年所发生的稍纵即逝的事件,也充分地介入到了城市的建设中去,从而打破精英文化与街头文化的排他秩序,以及艺术与非艺术之间的界线。

三角洲行动

▲ 展览现场

在近三十年轰轰烈烈的中国前卫、实验、当代艺术运动中,珠三角不仅是一个极为活跃的地方,更是极为独立和独特的实验场所。从八十年代的南方艺术沙龙到九十年代的大尾象工作组,博尔赫斯书店,以及较晚近的维他命艺术空间,阳江组等团体机构,还有独立的个人艺术家,无不体现了这种独立特行的风范和价值。同时港澳的中西混血文化也为这一别样平添了光怪陆离的色彩和新的身份意涵。它们构成了中国和国际当代艺术的一股特殊和不可缺少的创意力量,其根本的立足点是独立的思想和自由的立场。艺术家的思想和行动和多彩而世俗化的日常生活紧密融合。艺术语言的表达多样,个人化,善于变化创新。总之,珠三角的艺术文化构成了中国和全球当代艺术景观的一个独具特色又不可或缺的部份,一部开辟文化艺术多元图景的野史。并且,她的存在使我们可以继续用野的方式-狂野或者逸野来书写当下和未来的历史。三角洲行动意图重述这一段野史,并突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团体和个人创作。以别样的建筑和机构设计模式寄生于城市民居中的时代美术馆也是这种独立创作模式的体现,成立五年来所做的一切都与广州及珠三角的特定文化生存和发展方式息息相关。

这两条线索之间相平行的是中国在开启全球化、商品经济、消费主义等自由开放的模式时,也迫使大尾象萌生出对西方与中国、中央与地方、公共与个人、前卫与保守等现代性两级思维方式的抵制和思考。其思考的态度性雏形如大尾象工作组名字一样具有非常规生长的气质。

三角洲行动由三角洲研究基金及年度展览两部分组成。有鉴于珠江三角洲当代艺术研究性成果的匮乏,时代美术馆将发起三角洲研究项目基金,该奖项作为研究性艺术实践的平台,为艺术家、研究者、作者等提供跨学科合作的资源和基础研究资金,以促进与珠三角的别样状态相应的替代性的知识生产和分享的模式。有关三角洲研究基金的详细情况将于大尾象展览开幕同期发布。

▲ 林一林 天花板上的笼子 装置 尺寸可变 1994

据悉,此次展览持续到10月7日。

▲ 陈劭雄 五小时

编辑:隋萌

这也完全像1992年侯瀚如针对大尾象工作组艺术展对林一林的回信中谈及的观点大尾象是一种不可能的动物?而工作组,是以另一种方式让人发笑:艺术是一种工作?那么神圣的东西竟然成了一项日常工作!而工作组一词似乎是来自文革语言,甚至是解放区语言的农村工作组、工人宣传队之类的。这背后无疑是一种意识形态的折射。而艺术在这样一种意识形态中的含义本身就是工作,一种宣传的工作。

▲ 梁钜辉 空

正因为将艺术基于一种宣传的工作,所以在大尾象数十年的艺术实践中时间、过程、非物质性等概念被引入创作中:把展厅变成建筑工地,在建筑室内建造建筑,过程从街道延伸至酒吧,作品和行为向观众的参与开放,让观众获得一种超出日常生活经验的审美快感。

而这种种行动都是由与日常生活的工作状态所构成的。侯瀚如在接受凤凰艺术专访中也微妙地形容了在当时社会的情景中大尾象艺术的形态这种行动一经被移入艺术情景并被命名为艺术创作,就果然成了艺术,这是无可争辩的。可以说,大尾象是站在90年代艺术实验、意识变革需要被重新定义的时间节点上,所以在当时也就不应该存在正确的艺术或非艺术的定义。

▲ 徐坦 中共制造

往往改变的新也是在被质疑与坚持时间的不断搁浅中成型的。大尾象的艺术工作并不是在一种意识形态为中心的斗争中展开的,他们针对的是日常的政治和自由的精神,其创作与珠三角的日常现实有着密切且直接的关系,这既是城市生活在地性的问题,又是具有前瞻性的全球化的问题。在当时中国的很多艺术环境中并没有像广州的博尔赫斯书店这样的机构去敏感于新媒体,并像大尾象使用游戏、弥红灯、装修等材料,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在城市变化的场地里出现的,这一点和同时期其他地方的社会介入是很不一样的。从一开始作品的出发点就极具观念性,这来源于他们非常世俗性和公共性的价值观。

▲ 林一林 住器陈列之一

▲ 林一林 XX亿零一个III

作为历史城市,广州是珠三角著名的对外通商口岸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也是中国近代和现代革命的策源地;作为经济城市,广州是珠江三角洲经济共同体的中心。大尾象成立于广州的90年代,更是中国最早改革开发的实验基地,与港澳地区毗邻且与海外交往频繁,不仅是一个极为活跃的地方,更是极为独立和独特的实验场所,同时港澳的中西混血文化也为这一别样平添了光怪陆离的色彩和新的身份涵义。

▲ 陈劭雄 《耗电72.5小时》

▲ 梁钜辉《进入计划》

▲ 徐坦 新思想

通过大尾象成员所创作作品的媒介特征能看到其时代和在地性的色彩,在此次展览中,如作品《住器陈列之一》、《XX亿零一个III》体现出林一林对身体建筑空间议题的讨论;在陈劭雄的作品《七天的寂寞》、《耗电72.5小时》,以及梁钜辉的《进入计划》、徐坦的《新思想》中能捕捉到某种地域性当中特有的光怪陆离的新媒体色彩。

▲ 林一林 安全渡过林和路 行为录像记录 3430 1995

像展览的标题一小时,没空间,五回展也映射了大尾象在90年语境中的时代价值。在1991-1996年期间的五回展中,大尾象在文化馆、酒吧大厦地下层和户外等临时空间自主组织展览,城市的公共空间以及无空间成为了他们的重要实践特征。在梁钜辉1996年的作品《游戏一小时》中,他通过在城市公共空间中直接实施作品,以主动开放的态度饰演艺术家项目的临时性;在大尾象的第四回展没有空间中,既提示了90年代当代艺术展示空间的匮乏,亦突出了艺术家自发展览的游击性质;同时大尾象在此期间的展览和活动,都构成了种种一次性的时空关系。

▲ 展览现场

无空间的展示方式也使得艺术的出发点脱离了当时的体质结构,也并非是反体制的,而是在城市与社会空间的在地性当中,对其世俗生活的扩张。当然今天艺术对其社会的介入和在地性的探讨与当时相比有延伸或者重合,但是有些地方不一样的是今天的这种行为介入性,相对是在一种具有完整理论框架上产生的,那么这个理论框架也很容易变成一种机构的话语,所以现在的很多社会参与性艺术是需要用语言来进行解释,从而达到表述的清楚。而像大尾象在90年代的方式,是一种更加多面的状态,而并非需要一种满足于清楚定义的叙述,这是当时极其重要的特征。

▲ 现场拍卖作品预览

总之,珠三角的艺术文化构成了中国和全球当代艺术景观的一个独具特色又不可或缺的部份,一部开辟文化艺术多元图景的野史。并且,她的存在使我们可以继续用野的方式-狂野或者逸野来书写当下和未来的历史。三角洲行动意图重述这一段野史,并突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团体和个人创作。从八十年代的南方艺术沙龙到九十年代的大尾象工作组,博尔赫斯书店,以及较晚近的维他命艺术空间,阳江组等团体机构,还有独立的个人艺术家,无不体现了这种独立特行的风范和价值。以别样的建筑和机构设计模式寄生于城市民居中的时代美术馆也是这种独立创作模式的体现,成立五年来所做的一切都与广州及珠三角的特定文化生存和发展方式息息相关。

大尾象年表1986-2005

▲ 大尾象年表1986-200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