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从川美77、78级开始算起,川军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征战历史了,你觉得在这三十多年中有哪些重要的阶段或节点?

王:还是跟这里的生态环境和学院传统有关。四川美院进来的学生都很厉害,老师的权威性相对来说要弱一些,这就造成了老师愿意推荐学生、愿意给学生让路的传统。川美到现在还是这样,能够让学生出来亮相,一个低年级的同学要办个展,只要有东西,大家也会支持。但如果搁在其他学校,老师可能就要站出来说,你一个小兔崽子办什么展览,直接就给否定掉了。77、78级能够走出来,还是有其内在原因的。

Hi艺术=Hi 王林=王

Hi:伤痕和乡土绘画后来的发展怎样呢?

几代人形成的川军创作群

老师愿意给学生让路

编辑:admin

Hi: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Hi:为什么只有川美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王:可以分成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伤痕和乡土。在这个时期,以高小华、程丛林、罗中立和何多苓等人为代表的川美创作群体广为人知,但如果仔细观察当时创作情况,还有一个方面也值得我们关注,那就是四川早期的前卫艺术活动。1979年野草画会在重庆成立,这是当时由社会上的艺术家和川美师生共同建立的,并且还举办了颇有价值的野草画展。但后来四川美院的伤痕和乡土名声大噪,就把前卫艺术的势头给压了下去。当然我们应客观看到伤痕和乡土对中国美术的开创性意义,但也应该指出,川美学院创作和80年代初官方意识的某种重合起了很大的作用。

王:伤痕艺术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因其对人性的思考影响深远,九十年代从社会历史的反思转向个体精神灵魂的挖掘,形成四川美院年青一代的新伤痕艺术。乡土演变到后来,走向商业性风情画。乡土绘画对现实的批判一旦被自我局限,就必然转向风情描绘,作为怀旧对象为港台画商青睐。九十年代以后乡土绘画开始触及新的社会话题和文化状况,比如三农问题、底层人文等等,这是后话。

王:第二个阶段是新潮美术时期。乡土衰落以后,四川美院的另一股力量起来了。这股力量在伤痕和乡土活跃的时候一直潜伏,就是陈卫闽、周春芽、张晓刚和叶永青等人的表现性绘画。在乡土时期,他们是很压抑的,甚至张晓刚都想退学。到85时期,形成了一股叛逆学院的力量,张晓刚等人联合云南的毛旭辉、潘德海等人组建西南艺术群体,并举办了好几届新具象画展。这些活动在当时不为四川美院所重视,因为学院主流还是乡土写实,只不过是退化的乡土。西南艺术群体的活动对川美艺术家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它为学院播下了当代艺术的种子,植根很深。后来有一大批川美艺术家不同程度地发生改变。虽然川美当时在创作上偏于写实,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开放。当时还搞了学生自选作品展,就是让学生把自己的作品直接拿去进行展览,不经过老师和学院的审查,这在全国其他艺术院校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展览一共做了三届,除绘画、雕塑,还有材料、装置、行为作品。尽管显得幼稚,但前卫意识很强,代表了川美艺术家未来的创作方向。

Hi:那接下来的第二个阶段呢?

王:这是机会,刚好川美画家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其中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还是四川美院相比其他美术院校,在创作上自由度更大、更宽松一些。比如说当年的博巴罗训班,在其他院校都受排挤,但在川美却可以和马训班平起平坐,没有说谁一定要服从谁。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